中国有限公司 · 2022年9月24日

一个满满负能量的阿姨

2013年带过一个团,这个团可能是我迄今为止带的所有团中觉得最漫长的一个,八天的行程,从第三天开始我几乎天天都在盼望早点结束送团吧,因为我真怕我忍不住骂人。

那个团是南方来的,照例具体地方不说。以免有人说我地域黑。

全团24个人是坐火车来的,我是晚上八点在郑州火车站接到他们的。团里有个阿姨见到我第一面就不耐烦地说:“导游。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多人,挤都挤死了?”我当时有点诧异,但还是耐心地给他解释说:“河南是人口大省,郑州又是河南人口最多的一个城市。郑州火车站又是全国客流量最大的一个火车站,它连接陇海和京广两大铁路动脉,每天从这中转的人很多。。。”我话还没说完,她哼了一声扭头就走。

我也没在意,招呼大家上车,回酒店。这个团是散拼团,一拨一拨的,互相之间不认识。我到分房的时候发现这24个人中只有这位阿姨是独自一人,没有同伴。别的都是一家或者朋友一块。有一家是三个人,夫妻俩带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。我就把小姑娘和这位阿姨安排一间房,因为每个房间都是两张床,别的人正好都是双数。

第二天早上,在吃早餐的时候,那个小姑娘过来跟我说:“导游叔叔,我今天晚上和我妈妈一块睡,不去那个奶奶房间睡了。”

“那怎么行,总不能让你爸爸过去和那个奶奶一个房间呀。”

“不是,我们一家三口一个房间,我和妈妈一张床。”

“那床太小了,你们俩人睡有点挤吧?”我疑惑地问道。

“没事,我们能睡下。”这时小姑娘的妈妈也过来了。

既然他们自己愿意,我也就不管了。但是心里还是很纳闷,这么大的女孩子了,怎么还离不开妈妈呢?

但是到中午,我就发现了。问题不是小姑娘,而是出在那位阿姨这里。

这位阿姨,就不是出来玩的,是出来找不开心的。在她眼里什么东西都是不顺眼的。

午餐后,她对我吐槽:“这是什么东西啊,这么难吃是给别人吃的吗?”

我解释:“阿姨,可能南北口味有别,你吃不习惯。再说团队餐本来就不好吃,能吃饱就好,别太计较。”

到景区:“这是什么破地方,一点都不好玩。人还这么多。”

我解释:“阿姨,现在是旅游旺季,哪个景区游客都多。我们河南的景点大部分都是人文景点,你要是不喜欢历史,又不听我讲,可能会感觉没意思。后面我们走的就是山水自然景观了。到时候你喜欢拍照就多拍点。”

到酒店:“这个酒店太差了,算什么四星级嘛,还不如昨天的那个。”

我解释:“阿姨,这个酒店真的是四星级,你看吧台后面挂着星级评定牌子呢,只是酒店建得比较早了,看起来比较旧,大堂小点。但是房间绝对没有问题的。”

诸如此类的吐槽抱怨,每天都是这样。

前两天我还不厌其烦的她对他解释,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我直接怕了。

记得上大学的时候,老师给我说过这么一段话:“和正能量的人在一起久了,你会变得阳光开朗,积极向上;而和负能量的人待在一起久了,你就会变得阴暗沉默,消极郁闷,严重的可能会得阴郁症。这就是老祖宗说的‘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’。”

所以,从第三天开始。我就躲着她,离她远远的。看她朝我走过来,我就赶紧跑掉。她在前面等我想跟我说话,我要么绕道,要么站着不动等她走远。因为我怕我抑郁了。

她看我不理她了,他就去和别的客人说话。

人家一家三口在开开心心的拍照,她走过去说:“这个破地方有什么好拍的,我去年去的欧洲那边的阿尔卑斯山风景才好呢。”人家一家三口郁闷地看看她,没说话走了。

坐完黄河上的气垫船,大家都在兴高采烈地讨论。她插嘴说:“这个破船真没意思,我去年去日本坐的歌诗达号游轮,那叫一个豪华啊,里面什么都有。。。。。”别的游客面面相觑,无言地离开了。

我当时真的想顶她一句,“外国那么好。你为什么还报名来我们这种破地方啊。你脑袋进水了吗?”但是,职业操守不允许我说这句话,我压着怒火点了支烟。

从第五天开始,我就发现没人理她了。她自己坐了一排座位,住了一间房。吃饭的时候,和她同一桌的7个人到齐就开吃,没人叫她,也没人等她。她就这么默默地独来独往,我有时候觉得他挺可怜的。但是,又一想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我每天看着这个团的怪异氛围,心里很难受,但是我也改变不了,也不敢去改变。只能祈求着赶紧结束,赶紧结束。

终于等到送团了,我把他们送到车站,别的客人都热情地和我握手告别。这位阿姨拉着行李箱一言不发就进了车站。送走这个团,我站在广场的抽烟处点了支烟,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后来我一直在想这位阿姨,她的这次旅行究竟有什么意义呢。花了几千块,来了八天时间,没吃好,没睡好,没玩好,估计还生了一肚子气。这真是花钱买罪受啊。